您的位置:一品俠中文網_鬼谷原創部落 > 玄幻魔法 > 我能看到準確率 > 章節目錄 3紛42章 家族紛爭

《我能看到準確率》章節目錄 3紛42章 家族紛爭

    陸景舟臉色很難看,他也不是不想動手,只是他很清楚地知道,就算自己動手也是打不過的。

    他本身就是一個在商業領域天賦頗高,武力領域天賦頗低的人。

    一旦動手,結果定然會更加難看。

    “你這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扭頭質問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個意思!标惥复蜷_車后門,將昏厥的陸妍妍抱起就直接帶走。

    “你想挑起鬼谷陳家和武夷陸家的世家紛爭嗎?”

    看到陸妍妍被帶走,陸景舟急著就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又怎樣,不是又怎樣?”陳靖聳聳肩無所謂地說。

    陸景舟咬牙切齒,表情冰冷地說道:“妍妍她是我陸家人,你剛才打傷了我的隨從,現在還要帶走我們陸家的人,這事我要是上報高層,你知道鬼谷陳家會怎樣罰你嗎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标惥负敛辉诤。

    “哼,因個人之事挑起世家紛爭,這是大罪,到時候你不但會被革除鬼谷陳家外家人的身份,還會被廢棄修為,貶為凡俗。這樣的后果,你覺得你承擔得起么?”陸景舟打開車門走了下來,振振有詞地說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很關心我,不過你可以放心,不管我承不承擔得起,至少我可以承擔之前先把你打一頓!标惥改θ琳普f道。

    陸景舟見狀,趕緊退開了幾步:“我好言相勸你不聽,到時候你必定會追悔莫及!

    “得了吧你,在普通人面前裝蒜就行了,在我面前還裝個啥?你雖然是個正牌陸家人,可也終究是個旁系。這旁系說起來比外家人要好聽一些,可實際上,也半斤八兩差不多。說什么世家紛爭,就你這點破事,你陸家高層能理會你才怪呢!

    陳靖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雖然不了解陸家,但據他所知,國內的七大煉氣世家情況都是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如果換成他想要求陳家高層幫自己解決一點事,高層肯定甩都不甩他。

    就如同陳明軒的事情一樣,只要不是嫡系子弟,高層都懶得為你花費精力。

    “我現在就是要帶她走,你若不服,可以來搶。但我得警告你一句,你若真動了這個手,我絕對會把你打得連你媽都認不出來!

    “……”陸景舟怒恨交織,沒有實力作為底氣依靠,連嘴都不敢回。

    “搶不搶?機會我可是給你了,你自己沒這個能力那就怪不得誰了。你若還算個男人,事后也別去嚇唬她家人,欺負普通人算什么?有本事就沖我來,不管你有什么招,我都能接著!

    與之相反的,陳靖有絕對實力在身,說任何一句話,都是底氣十足。

    這么一番耀武揚威之后,他看著陸景舟還是無動于衷,就當著他面,把陸妍妍帶上小貨車,慢悠悠地從他面前開了過去。

    陸景舟目送他們遠去,那一雙眼珠子瞪得簡直如雞血石一樣紅。

    “少爺,這個姓陳的,也太目中無人了,簡直豈有此理!

    這時,隨從也終于一身狼狽地跑回來了,他剛才被丟上天空跟風箏一樣,飄了老遠,最后墜落而下,掉進了一處工業化糞池里。濺起了一團很大水花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的他,身上那叫一個“滋味”十足。

    “你給我滾開!标懢爸勐劦揭还蓯撼,差點就吐了。

    隨從一臉慚愧,趕緊退開了十多步,其實他自己也受不了這味道,一邊退一邊嘔。

    “少爺,我們難道不追嗎?嘔……”隨從邊嘔邊問道。

    “追?就算追上了,你打得過他?”

    況且,拿什么追?

    阿斯頓馬丁這輛車,連方向盤都被陳靖拔斷了,追什么追?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打不過他,可陸家和陳家一向交好,他這么做,實在是太過分了點!

    “哼,像這種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之輩,我也不屑親自與他動手。他不是不相信我方才的警告么,那我就讓他好好看看,也好讓他了解一下‘追悔莫及’四個字是怎么寫的!

    陸景舟說完這話,就拿出手機聯系起了他的父親陸太翁。

    陳靖之前說的話,其實也沒錯。

    就他們之間這點破事,還遠遠達不到世家紛爭這種程度。

    而且這事情的因由,是為爭一個女人而起,爭女人爭輸了,你還有臉求助家族?

    高層不但不會幫,反而還會先臭罵你一頓。

    可是,他陸景舟終究還是有一點不同的。

    區別就在于,他有一個好父親。

    他的父親陸太翁,是個傳奇的商業天才,目前陸家在俗世最大的一家貿易集團,就是他的父親陸太翁在掌舵。

    所以,他陸景舟雖然在整個陸家不算什么,可他父親在整個陸家,還是有一定的話語權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父親膝下,只有他這么一個兒子。

    他只要求到他父親那去,拜托父親插手此事,那么這事還真是可以上升到“世家紛爭”這種程度的。

    電話打通之后,陸景舟當著隨從的面,不顧形象的就一頓哭訴起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邊,陳靖帶著陸妍妍回家之后,下車之前,他用靈力在她額頭上輕輕一點。

    很快她就幽幽醒轉過來。

    剛睜開眼的她,條件反射地就是一頓打腳踢,想掙脫出去。

    但當她看清自己身邊的人不是那可惡的陸景舟,而是陳靖的時候,滿腹委屈地她先是愣了一下,接著撲在陳靖大腿上哇地一聲就大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她之前經歷過什么樣的一種情況,陳靖雖然沒親眼看到,但心中也勉強能猜測二三。

    這會兒,她一邊哭,一邊訴說著自己的委屈,更說了爸爸媽媽和爺爺他們三個人的態度轉變。

    陳靖拍拍她的背,安慰道:“你爺爺那種老一輩的思想,會有這樣的一種態度轉變也不奇怪。但你爸爸媽媽還是思想挺開明的,剛才若不是你媽媽及時發短信通知我,可能你就真的要被那陸景舟給帶走了!

    “可他們當時為什么不幫我說話呢?”陸妍妍哭著說,感覺自己很無助。

    “這也是一種無奈,一方面可能怕氣壞你爺爺,另一方面應該也是忌憚陸景舟的身份。有些事情,你還不太了解,你若了解了,也許就能夠理解他們了!
上一章    返回目錄   下一章
2017航空飞镖国际比赛 广西体彩11选5开奖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 股票指数期货的概念 云南时时彩票开奖结果 江西快3开户 股票集合竞价规则 宜人配资 广西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宁夏11选5在线购买 0000001上证指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