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一品俠中文網_鬼谷原創部落 > 玄幻魔法 > 舌尖上的求生游戲 > 章節目錄 634.手夢境之城-06洗手間

《舌尖上的求生游戲》章節目錄 634.手夢境之城-06洗手間

    “第237號房間嗎?”唐元一邊思索著,一邊前往這個房間。

    這個房間里有什么特別的東西嗎?讓那個孩子那么害怕?

    唐元穿過長長的走廊,卻看到前面出現了一個人影。

    是那個瘋癲的成人杰克,他拿著一柄斧頭,看到唐元便沖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這次你能看到我了,是嗎?”唐元揚起眉,他看到杰克的雙目赤紅,太陽穴的青筋暴起,全身的殺氣幾乎凝固成實體。

    杰克揮舞著手中的斧頭,砍向唐元。

    唐元向后推開,鋒利的斧頭劃過,發出呼呼的破風聲。

    一次不成,杰克揚起手,直接對準唐元的腦袋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是因為我要去237號房間,所以做夢者下意識來阻攔我嗎?”唐元的身體向右躲閃,斧頭劈了個空,直接砸在地面上,嵌入里面。

    杰克喘著粗氣,雙手握住斧頭柄,費力地把它拔出來。他的身體搖晃了一下,但依然要沖向唐元。

    “你這個賤人……”杰克的嘴里嘟噥著各種不堪入耳的詞匯,仿佛把唐元當成了殺父仇人。

    他掄圓了斧頭,雖然站立不穩,但卻奇跡般的沒有弄傷自己,每一次進攻都恰到好處的襲擊唐元的要害部位。

    “喂,你行不行啊!碧圃獰o奈,對方這樣的狀態,他連酒釀圓子都用不上。

    “看你還敢想要離開我……”杰克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嗯?這句話貌似不太像是對殺父仇人說的,反倒是像對待想要離開的親人!碧圃庾R到這一點,難不成促使杰克變得狂躁起來還有其他的隱情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這樣的人,在童年有可能遭遇了不幸的事,受到刺激,才變成了心理上的弱點。就算成人后,外表看上去慢慢正常起來,但潛意識里還是殘留著不可逆轉的傷害。

    那個懦弱的杰克和這個狂暴的杰克一樣,促使他們變得不正常的原因可能都在童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之前那個‘振作’的支線要如何完成了,既然我在他的夢里,那么就可以潛入更深層次的夢境,也就是潛入更深層的潛意識去修復他童年時受到的創傷,比如通過改變他的深層次的夢境,消除他的恐懼,進而讓他潛意識中的創傷消失!

    [你破解了10%的倒計時,總進度破解20%的世界觀。]

    “不過我現在是從深層次的夢境前往淺層夢境,小杰克夢見了懦弱杰克,然后如果我前往再上一層,估計就能看到現實杰克夢見了小杰克和懦弱杰克。我要修復他的心理創傷那就必須在深層次的夢境修復,或許關鍵點在懦弱杰克身上?不對,童年陰影的話應該去找小杰克!

    鐺——

    耳邊的“鐘聲”又變大了。

    現在沒空去做支線任務了,而且唐元總覺得哪里怪怪的,杰克的事情暫且擱置,他決定先去237號房間,前往上一層夢境。

    狂暴杰克提著斧頭再次沖過來,唐元向旁邊微微躲閃,對方由于慣性繼續向前沖了半步,趁此機會,他抓住杰克的手腕,用力一扭。

    “斧頭歸我了!碧圃皇职粗芸说氖滞,另一只手奪下斧頭,然后松開手,抬腳踹中了杰克的腹部。

    杰克摔在了旁邊。

    唐元提著斧頭,順著走廊,找到了237號房間。

    門是鎖著的。

    但就算門被鎖著,里面那無盡的怨氣卻抑制不住的溢出來。

    他舉起斧頭,往門上劈砍,直到這扇門變成了一堆廢木頭。

    走進這個房間,那股怨氣混雜著惡念不斷的撲面而來,讓唐元覺得空氣都被污染了。

    這里看上去就是一個普通的酒店套房,有臥室和洗手間,房間里井然有序,就好像有人一直居住在這一樣。

    “有人一直住在這嗎?開玩笑,怎么可能……”唐元抱著非常放松的態度,在房間內搜查,但是并沒有找到任何有關克蘇魯的小雕塑。

    洗手間的門是虛掩著的,從門縫往里看,似乎能看到朦朧的水汽。

    “來吧——”

    有個聲音誘引著唐元進去。

    “喂,有人在里面洗澡嗎?”唐元說!拔也豢蜌獾倪M去了啊!

    在洗手間的盡頭,浴簾擋住了半個浴缸,浴簾后,一個女人的身軀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這里的腐臭味比外面更濃烈。

    這次S級任務這么套路的嗎?唐元的右眼滴溜溜地轉著,觀察著浴簾。

    “雖然雕塑是杰克的,但是因為在你身上,所以杰克也沒辦法醒過來。就是你,讓杰克們陷入了永恒的夢魘,而他們也不敢進來拿!

    從浴簾的后面慢慢伸出來一只手,那只手修長白皙非常漂亮,慢慢地把浴簾拉開。

    浴缸里躺著一個年輕的女人,她站起來,邁出浴缸,向唐元走來。

    唐元看清了她的容貌,這個女人很美,濕漉漉的頭發披在肩上,身材勻稱,風姿綽約。她的眼中帶著笑意,而脖子上則掛著一個克蘇魯的吊墜。

    女人伸出手來,撫摸著唐元的臉,眉眼一挑,在耳邊輕輕吐著氣流。

    “我勸你停止,把吊墜給我!碧圃鏌o表情地說。

    女人莞爾一笑,并沒有停止。

    鏡子中映出她的影子,她身上長著一塊塊尸斑,身材變型,皮膚松懈,全身都散發著腐朽的氣息。而在鏡中,她的臉也是一張恐怖的老婦人的臉,黑洞的眼眶,沒有牙的嘴。

    而浴缸中也漸漸浮出一具年老的尸體。

    她凄厲地笑著,似乎期待著看到唐元被嚇到的樣子,常人的恐懼是她的精神食糧。

    唐元無奈地嘆了一口氣,然后全身氣勢一凜,黑氣爆發。

    她驚恐地看著唐元,

    他身上的是什么?

    從他身上爆發出來的黑氣中,翻滾著無數深不可測的不可名狀的存在,那浩瀚的感覺讓女人感到自己如此渺小。并不是怨氣或者惡念,而是一種她一輩子都無法理解的東西,只要看一眼,就要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她空洞的雙眼流出血液,半張的嘴巴喊出凄厲的慘叫。

    女人迅速干枯,化為灰飛消失。

    “連完整的怨靈都不算,只是一段執念,警告完你就聽話不就沒事了!碧圃獡u了搖頭,走向魚缸,然后從那具尸體身上扯下了吊墜。

    他消失在了這一層。

    而浴缸中,那具尸體漸漸被黑色的影子包裹,然后化為另一個身影。

    穿著純白西服的他按住浴缸邊緣,坐起來,而朦朧的面孔也逐漸清晰起來。

    他的臉和唐元一模一樣,此時正露出詭異的笑容。
上一章    返回目錄   下一章
2017航空飞镖国际比赛 河南今天11选5玩法规则 股票开户条件 河南481遗漏查询 福建体彩31选7杀尾号技巧 股豆网配资 一肖一尾一波每期中特网站 北京pk10app破解版 中国福利彩票河北快3 佳永配资实盘还是虚拟盘 山东省十一选五走势图